“神明啊,我祈求原谅。”
“我本是不该降生的婴孩。”
“我有罪。”

  我总是在教堂里听着她的忏悔词,
  波澜平静却又狂风大作。
  但她的神情从来都是淡漠的,
  恍若隔世,晶透如雪。
  仿佛她未曾忏悔,也未曾祈祷。

  可我不明白,
  为什么一定要有正确,一定要有错误?
  纵使我们不是神卑微的奴仆,
  我们不该存在,
  我们招致灾祸,
  可我们活着。
  我们从来不会踏进那一方腐朽的土地,
  我们是蝼蚁,仿佛寄生一样存在。
  但我不在意黑羊的卑微,
 ...

【过去篇】BLOODY ROSE

03
【奥德视角】
麦科斯加的阴雨连绵会让人轻易感到心烦意乱,像是死亡了一般的城市只剩与孤单的雨声合成最后凌乱不堪的鼓点。

我甚至已经记不住我到底身在何方,我只好祈求神明给我一条明媚真切的路。可是,现实总是相反,只会是更加陡峭的狭路罢了。

我明明很清楚,却还总是期待能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来刺激我早已麻木的大脑神经,好让我从这濒死的气氛中清醒一会儿。哪怕一会儿,我也还会觉得自己至少还只是活着。



【普通视角】
真是十分异样的一天呢。


奥德席兹这么想着,在空无一人的庭院中独步行走。孤独感致使必须要时刻不停的念叨什么东西才得以消散。

“安娜(安娜丽泽昵称)?”奥德席兹突然喊出了这个名字,像是自己的...

【过去篇】BLOODY ROSE

*过去捏造

*续完【出场人物:奥德席兹-莱萨布泽多,安娜丽泽-莱萨布泽多】

01
*奥德视角
麦科斯加的冬天总是令人战栗的,暴风雪会在任何希望微弱或强烈的时候降临,时常在大街上发现几具尸体也不足为奇。那像一座死城,到处都弥漫着腐烂的臭味,无论任何时候,雾总是不断地侵袭这座死去的地方。阴森而又恐怖,不过似乎也有人乐意这样的环境,不过多半也是令人作呕的角色。


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久?10年?50年?…还是更久?


可惜没人会在意这样的问题,我也不知道具体答案。
充斥着血腥与肮脏的死城,被上帝抛弃的不毛之地。
书上是这么形容的。可我认为滑稽的现实比这可笑得多-----
莱萨布泽多家族,是以前麦科斯加的绝对主宰...

© The past | Powered by LOFTER